【華西近視手術外包】熱門問題這裏有答案 |年綜合排名第二 |華西醫院連續12 |

其他病友們每天刷着視頻打發時間,只有老張地站牀,有時看着窗外,有時注目醫生。

正如一棵安靜而葱,慣看秋月和春風。

其他患者們會催問醫生,什麼時候手術,什麼時候出院,我家裏有老人孩子等等等等。

我沒見老張催過,他只是地等待。

日復一日查房,組長他問候,後只能簡化一句:

老張憨憨一笑,漏出一口白牙。

老張之所以催,一個原因是他嗓子完全沙啞;

第二個原因,是他知道醫生可能決心。

那個時候老張,還是壽光一個工廠車間統計員,沒累着摔着,煙酒沾。

雖然體力了些,但一切過得去。

是那年查體時候,超聲科醫生發現,老張心臟主動脈根部像個瘤。

正常人主動脈根部,像個緻酒杯,三片主動脈瓣是杯底,瓣上面形成增寬竇部,構成杯壁。

這個杯壁徑線是30毫米,老張達到了50。

竇部擴張波及了瓣膜,大量返流+竇部擴張,於是12年前專家他做了主動脈根部置換。

我們上一篇裏,小明差點要做Bentall手術。

老張回去事他車間統計,愛人繼續中學教書,學霸兒子一路過關斬,考進了北京大學。

12年滄海桑田,當年主刀退羣,當年助手現今專家。

老張地保持每年1-2次的複查,但災難悄悄醖釀。

於某種未知原因,老張其餘主動脈依舊不如常人那般堅實。

主動脈內壁,血流斷沖刷下,尋求一個突破點。

去年冬夜裏,內壁於撕裂。

老張那晚感覺,應該像突然有人拿刀割自己後背。

縣醫院查到了,是夾層,主動脈內膜撕開了,大量血流間隙湧入主動脈壁內,填越多。

這根人體主要管道發生淤血腫脹,內臟神經瞬間感受到了牽扯力。

一個字,疼。

疼只是表象,危險情況於,主動脈管腔持續壓,假腔繼續充血,夾層撕開部分,後只剩一層膜兜着。

這層膜如果破了,相當於人體內部引爆炸彈。

這裏順科普一下,年人如果輕視高血壓,煙酒離身,很可能某時某刻會經歷這一幕,

縣醫院急診頭腦高度,勸家裏人趕帶張轉院,夾層如果向心臟反向撕裂,難治,死亡率。

去濟南200公里,2個時;

去北京500公里,7個時;

他們去了我母校附屬醫院,大師兄們夾層破口位置,綜合開胸風險,選擇了介入手術。

通過輸送支架,內膜破口完全蓋住,讓所有血流改道進入支架,然後流向餘下主動脈。

充血假腔結束持續擴張,會凝結固化。

理論上講,完全沒有問題。大家是這麼做。

但是老張支架放進去後,遇到了麻煩——內漏。

説,支架沒有完全奏效,依舊有血流支架頭端的縫隙繼續流進假腔。

這是誰願看到局面,只能説張主動脈內膜撕裂位置,可能預期棘手。

內漏不算多,些時日,可能自己吸收固化。

如果吸收,你們去北京,去上海,去一個敢老張做手術醫院吧。

壽光人張,Bentall手術後11年,突發B型主動脈夾層,覆膜支架植入後發生 I 型內漏。

如果人算於天算,老張可渡此劫。

他持續疼痛中等待着,那個而冬天。

壽光蔬菜,能大棚中安然過冬,老張痛苦,日俱增。

每次受不了,他們去縣醫院打,緩解了回家。

縣醫院醫生每次道別,有種易水寒。

2021年春,萬物復甦。

當年助手Q醫生,成長現今專家,老Q主任。

他看到老張CT片,糾結地感嘆他們來太晚了。

內漏不但沒有消失,反而支架周圍形成了主動脈瘤,血液和血栓填滿瘤體直徑接近10釐米。

(老張主動脈CT三維,支架周圍大量血栓+擴張)

擴大主動脈瘤壓迫到了他一側喉返神經,老張聲音完全。

剩餘的主動脈顯著擴張,延伸到主動脈到兩條下肢動脈分叉處。

老張這後半生裏,時間像一把利刃,切割了他大動脈,包括和一切。

整條主動脈廢了,全都要換掉。

老Q所在這個病房,手術範圍超越了心臟範疇,延伸到人體主動脈終點。

位置病變,可以開刀,放支架。

瓣膜問題和小段主動脈置換,可以微創,開小刀。

範圍擴大多個瓣膜、以及主動脈弓部問題,開切口,算是開大刀。

如果是範圍,整條主動脈出了問題,那開刀。

但要知道,心臟和它延續主動脈系統,是三維而不是二維,一個平面,一個深度。

心臟胸骨後方,摸得到。

主動脈和心臟分道揚鑣後,向下繼續挨着脊柱左側走,摸不到。

它保護,前面是心臟、肺、有一切腹腔內臟,後面有肋骨,肋骨脊椎,脊椎和肋骨之間有豎脊肌。

,豎脊肌,俗稱裏脊,肉質而為人熟知。

如果整條主動脈需要做手術,一個切口辦不到。

切口能顯露心臟和脖子以下主動脈弓部,但夠不着大部分降主動脈;

左側大切口能顯露主動脈,但只能勉強看得到心臟,沒法做心臟和升主動脈手術。

有沒有可能做兩個切口,整條主動脈換掉呢?

這個問題,整個血管外科專家組討論過不止一次,於老張而言,綜合他目前狀態和操作複雜性,這條貌似一勞永逸雙切口方案,可能讓他活下來。

那來,切口解決關鍵問題,內漏。動態危險變成靜態。

幾個月後,老張徹底恢復了元氣,一個側方切口解決剩下問題。

“如果吸收,你們去北京,去上海,去一個敢老張做手術醫院吧。”

2021年5月,時隔12年,老張住院。

開放手術徹底解決內漏,公認手術方式是換掉整個主動脈弓部,包括Bentall手術後剩下升主動脈、三個分支(雙上肢、雙側頸動脈)、有內漏周圍血管。

主動脈根部到弓部所有血管,將全部換成人工血管材料。

這次手術有另外一個目的,提前下一次手術佈局。

方案是全弓置換手術過程中,端的舊支架內塞入一枚足夠象鼻支架血管,這樣下次手術時,能有個足夠結實端口可以作為降主動脈置換血管縫合緣。

否則,下次手術時,切開後會看到爛作一團主動脈瘤壁,和一層一樣介入支架,面臨縫合絕境。

Q主任廠家定製了一枚160mm支架血管,足夠,足夠結實,只待手術中一把塞進那黑洞洞降主動脈裏。

象鼻支架一把傘,順利話,伸入,開傘,貼附,過程會令人滿意。

全弓部置換手術關鍵步驟是主動脈弓遠端吻合,Q主任定製血管塞入支架,並且和另一截人工血管縫一起環節。

這個時候,需要體温降到25℃以下,大腦保持基本流量灌注,身體其餘部位血流全部停止。

此謂低温停循環,時間越短,動作越快越好。

這是什麼專家組否定了雙切口方案,選擇分期。

介入支架移位、彎曲成了角度,Q主任反覆嘗試,無法定製象鼻支架放入。

而老張處在低温停循環狀態下,繼續浪費時間,停循環帶來凝血機制和炎症反應變得可控。

斷,Q主任放棄了定製支架,換成一段可以塞入軟象鼻血管。

手術主要目的實現了,但手術次要目的打了折扣。

這一次手術7個多時,早晨開始,傍晚結束,助手們吃完飯上台,下來好吃晚飯。

張順利恢復出院,定3個月後來,Q主任有3個月時間去思考二期手術。

“如果內漏吸收,你們去北京,去上海,去一個敢老張做手術醫院吧。”

壽光縣醫院大夫們看到張時,感慨萬千。

3個月等待期內,持續太久。

老張聲音反重,而且出現了咯血。

咯血,咳血,説血是肺來。

只有一種可能,主動脈瘤進一步擴大了,左肺造成了壓迫。

動脈瘤壓迫肺,可能和肺粘一起,強行分離後,一個血乎乎肺臟成為另一個災。

咯血還不是一星半點,老張貧血。

貧血會導致原本止血困難二期手術困難,縫合地,止不住血,下不來台。

Q主任助手,小S醫生,認真地和老張以及他愛人談了二期手術風險。

這風險不僅來源於客觀身體條件,於手術中間不可預知因素。

炎夏過,蕭瑟秋風今是,老張住進來了。

、、失聲,病房裏有家人陪伴。

其他病友往往刷着視頻打發時間,老張地站牀。

有時望着窗外,有時注目於醫生,而。

日復一日查房,問候後只能簡化一句:

什麼呢,一個方案。

於上次手術植入了象鼻血管,長度不足以超越先前介入支架,這次手術如何進行端吻合成了問題。

一、如果進行低温停循環,整台手術止血難度和節奏把握是好事,臨時鉗夾阻斷近端的血流,無血狀態下完成吻合。

但老張主動脈瘤有10釐米,局部鉗夾可能。其他阻斷方案,論證可行。

二、如果採用低温停循環,敞開吻合端,那拆除支架,去尋找那根不夠軟象鼻血管來續接。

三、肺臟粘連風險,出現肺出血,止血可能,情急之下左肺切除,需要胸外科友軍外援。

但如果切除了一側肺,手術後剩一個肺能不能支撐他脱離呼吸機?如果不能,是災。

這次,他想用一個定製支架,深低温停循環下,近端口逆向塞進去。

延伸閱讀…

華西醫院連續12 年綜合排名第二,還有哪些信息值得關注?

近視手術後視力能到1.5嗎?會不會反彈?熱門問題這裏有答案!

支架擴開後,伸入原支架內,向下成為吻合口邊緣。

如此,低温停循環時間會限度縮短,完成,馬上恢復大腦及上肢灌注。

簡單的説,供應肝臟、脾臟、腸道、腎臟,以及不可或缺脊髓供血血管們,全都需要病變主動脈上切斷,人工血管續接。

後,骨盆裏,這條人工血管和即分叉主動脈末端完成吻合。

如此,需要一個切口。

從背部,肋骨起源處,斜着畫弧線,切到肚臍。中途剪開肋骨弓,然後人體軀幹徹底敞開。

(胸腹主動脈置換切口與血管,來源:NEJM)

代價雖然,但完成後,人體器官血流能你視野裏完成了確切。

一切,肉眼可見。

整個助手團隊分為了兩組,第一組隨Q主任上台,爭取到下午基本步驟結束;

第二組在主要吻合完成後,上台換下第一組,接手後續步驟。

如果止血困難,第一組人休整後接替第二組人,以此類推。

老張切口敞開了,主動脈瘤一個老式地雷,後一次耀武揚威。

這一次,天算站了我們這邊——左肺確和動脈瘤粘,但需要操作左下肺區域算乾,粘部分堅決不招惹了。

一大出血隱患排除了,左肺保住了。

顯露充分後,Q主任上台,開始全身降温,心臟23度低温和充分減壓中停跳,動脈瘤剪開,定製支架順利塞入。

7分鐘時間,完成了近端吻合,後開始復温並開放循環。

剩餘步驟是針和線遊戲,縫合,檢查出血,加固,週而復始。

下午3點,Q主任離席,第二組人上台。

他們來説,這才是手術開始。

這個一米切口,所有操作所經處,以及所有吻合口,需要檢查並做加固。

這一組人上台時衣帽,器宇算軒昂。

3個時查找、止血、查找、止血後,是衣帽、口乾舌燥。

嶄新紗布源源地填塞進老張各處吻合口,有血浸透紗布被取出。

麻醉醫生是一位資深輸血專家,止血過程中,指揮着他兩位助手維持着老張循環穩態。

問台上兄弟們一句:怎麼樣,有希望嗎?

台上斷迴應着:有希望有希望,止地差不多了。

差不多還是不夠,要有把握才能結束。

2個時過去,依舊是這段話,依舊是差不多了。

終於,第一組人回來了,重整旗鼓上台,第二組助手止血成果鞏固後,開始關胸。

21:30,手術結束。

整個過程中,用血細胞4個單位(400毫升),血漿800毫升,血小板2治療量。同類手術中,可以説是省省了。

空蕩蕩家屬等候區內,張家等待了14個時妻子和兒子,熱淚盈眶。

一切肉眼可見,老張第二天脱離了呼吸機。

後續恢復順利,後一次查房時,壽光老張,嗓音開始恢復,豎起了大拇指。

血管外科決策壓力,即於此,一招失誤,台上無路可走。

是端吻合位置,過長時間停循環,或者不夠縫合方案,讓整台手術陷入滅頂之災。

和大多數這個級別外科專家,老Q很少發朋友圈。

屈指可數幾張照片裏,有一組是6年前他美國參觀阿波羅13號展覽時紀念。

於飛船艙體爆炸,氧氣和電力大量丟失。

我們而言,不是如此。

蒼生疾苦,危機暗藏,

正如星空,不可測。

即便仁心如鐵,無法悲歡相通,仍可以人道度天道。

頭是血肉凡胎,

中國醫院排行榜(復旦版),自2010年起復旦學醫院管理研究所舉辦,每年11月公佈上年榜單,堪稱醫院年度頒獎盛會。

延伸閱讀…

近視眼能否治癒?這可能是大牌專家最權威的一次回答

成都ICL近視手術醫院哪家好?_價格_華西_醫生

參與評審專家來於中華醫學會、中國醫師協會,比如2019年排行榜中,參與評審專家人數達到5210名,受到業內認可。

整個排行榜,主要包括以下三方面排名:

可以看到,能夠排在前列是國內赫赫有名頂尖醫院,協和、華西、解放軍總院佔前三甲位置。

不過看病嘛,去名氣、實力醫院,就算協和這種如斯強者,可能各科室一枝。

如果想要症下藥,挑選某科室頂級醫院,這榜可以你參考。

如果醫追求原則,還可以查看當地頂尖醫院榜單。

不過2020年沒有公佈出來,可以參考2019年七區域綜合實力前20名醫院:

這些贊回答中,於挑選一個醫院法則如下:

可見,沒有誰能給出一個權威答案,是自己主觀看法,但認為醫院特徵有如下共性:

我整理這些咖的高贊答案,

以及和多位醫生朋友交流過後寫下了此文,來分享下對挑選醫院看法。

前年10月,貴陽一家XX陽光醫院衝上了搜。

一名骨折傷者前往該醫院醫,一時間湊不出1.5萬手術費用;醫院領導們醫者仁心,決定先救治,收餘下費用。

誰料手術過後,傷者擔心費用問題,沒渡過風險期深夜離開。

一時間,院長、主任醫師們憂心忡忡,輪番上陣喊話:快回來繼續治療吧,不收你錢了……

如此高風亮節行為,圍觀羣眾叫好,一副醫患魚水情場面。

繼續深入瞭解後,是熟悉味道,熟悉配方:一家X田系婦科醫院,因為一名骨折傷者“温馨故事”,上了搜。

街邊電線杆廣告,到X度、X60醫療競價排名,

到導資源短視頻,X田系醫院營銷走時代前端。

言歸正傳,怎樣才算是一家醫院?

有人會説北協和、南湘雅、東齊魯、西華西,中同濟,

這些是國內頂醫院,但不是每個人有機會去到。

如果你生活一二線城市,選醫院嘛,閉去一家三甲醫院,問題。

但於一個生活圈子鄉鎮地區,或者身邊沒有任何醫療資源人,能不能選到一家醫院,有時關乎人命。

但結合知乎各個挑選醫院贊答案,以及和多個醫生朋友交流後;

我發覺挑選醫院,逃不開以下要點:

x度、x60現在什麼聲名?原因自己造孽,玩醫療競價排名!

我們x度、x60搜索引擎看到信息,背後是明碼標價生意。

新聞,看圖才是正事而韓國國會選舉採用了複雜混合聯選製度,在野黨正在千方百計阻撓尹錫悦修改選舉法,確保保守黨翻身。

新聞,看圖才是正事台灣問題純屬中國內政,是中國核心利益中核心,解決台住院時怎麼呼叫護士灣問題是中國人自己事,允許任何勢力插手幹涉。

新聞,看圖才是正事5年級教材《獨島照片和説》中寫到:如何收回非法佔據領土?。

  誰責任?  商業計劃書外泄資本市場上並,泄露過程可能參與商務合作各個環節。

  所以當泡沫退潮,衞寧股價72元回到了如今18元附近,如果當初時市盈率來算話,股價回到10元以下隻是時間問題了。

企業行業資源上是產業資源,看上去離自己,但是確確自己企業生命力息息相關。

  礪石商業萬電器看似搭界,因為劉學輝存在顯得並非過違和。

  此外,醫藥行業其它衍生產業,包括養老地產、保健消費程度上可以借力企業本身優勢做出一些轉型。

我指導共有4點,另外包括幾個需要避免陷阱。

圍繞著分級診療體係及醫生多點執業下醫患關係而展開的一係列商業模式創新會成為可能,不管是平台還是垂直細分模式有可能找到自身市場需求。

石家莊市 站宿州古城牆上,看春花開滿扶疏亭

  2014年全國中小學調查結果顯示,小學生近視發生率45.71%,中學生為74.36%,高中生83.28%。

  什麼人們重視近視,但視發生率增加呢?其根本原因還是近視發病機制目前,無論遺傳因素還是環境因素目前不能解釋所有成因,瞭解機制無法徹底治癒,同時缺乏手段來預防和控制近視發生和發展。

  人眼出生時候,屈光系統眼軸,是遠視狀態。眼球增大,到了5~6歲左右,人屈光系統趨於正視狀態。視化過程中視化結束後,於視發生因素(遺傳、環境)影響有可能導致近視形成。

  遺傳因素中,父母雙方是近視,其子女發生近視可能性增加;環境因素主要是大量近距離閲讀工作。

  近視雖然無法治癒,但近視形成病理改變是,其主要改變眼球屈光力過強和眼軸太長,此改變進行治療可以地矯正視導致視物,目前主要措施包括:眼鏡、隱形眼鏡、角膜屈光手術、眼內屈光手術。

  眼鏡和隱形眼鏡來説安全,驗配方和使用,雖然眼鏡可能影響外觀和部分視野,隱形眼鏡於通過淚膜接觸角膜可能影響眼表,但是目前,眼鏡和隱形眼鏡是矯視主要選擇。

  於追求美觀且不能適應隱形眼鏡視患者,屈光手術最佳選擇。

  表層手術機械刮除角膜上皮準分子激光角膜切削術(PRK)到酒精分離角膜上皮準分子激光上皮下角膜磨鑲術(EK),到經角膜上皮激光角膜切削術(TransPRK),經歷了近20年發展過程。

  優缺點:表層屈光手術來説術中風,主要適合於低度數視矯,術後恢復,可能併發症角膜出現從而影響效果。

  基質手術最初手術方式是準分子激光原位角膜磨鑲術(LASIK),角膜板層刀製作一個110~130微米角膜瓣,掀開瓣後角膜基質面用準分子激光消融形成透鏡,然後復瓣完成手術。

  優缺點:手術後視力恢復,初期受近視患者和醫生喜愛,但是於瓣精確性問題和制瓣可能存在併發症,目前機械刀LASIK手術很少運用。

  利用飛秒激光來製作角膜瓣飛秒激光制瓣前彈力層下激光角膜磨鑲術(FS-SBK)是目前開展基質屈光手術,但是這類手術存在角膜瓣,影響角膜生物力學和角膜生理特點。

  目前可利用飛秒角膜基質製作一個微型透鏡,然後通過角膜上一個2毫米切口取出微型透鏡從而矯正近視眼,叫做“全飛秒”。於通過微小切口透鏡取出,沒有角膜瓣,來説角膜生物力學安全,角膜神經損害,同時視力和屈光度,全飛秒成為角膜屈光手術主流。

  這類屈光手術是眼內植入一個屈光晶體。早期主要是屈光晶體放置前房,手術,效果,但是因為前房晶體角膜內皮細胞有影響,導致多泡性角膜病變,損壞患者視力,因此這類前房型屈光晶體退出了臨牀。

  目前主流手術方法是後房植入屈光性晶體眼內屈光手術(ICL),其手術安全性、有效性和可預測性於超高度近視矯正有優勢。

於ICL屬於高值耗材,四川公立醫院行業中,國家級醫療中心–華西醫院有權採購使用外,其他公立醫院均不能採購使用。

四川公立醫院序列中,華西,其餘不能開展ICL近視手術!

這個情況,導致公立醫院只有四川大學華西醫院眼科可以做ICL近視手術情況下,其他家ICL近視手術價格降價了!–3.5萬ICL近視手術,他們家現在只需要3萬起(不含檢查費、藥費)!

所以,今後成都視朋友想要做ICL近視手術,想去公立醫院,只能選華西!要麼去民營眼科!

2021年6月之前,成都ICL近視手術價格,分為兩個價格陣營:

一是華西、愛爾主眼科,ICL(帶散光)價分3.5萬起和3.3萬起;

二是華廈、愛迪、普瑞、銀海為主眼科,ICL(帶散光)價格2.8萬起,一陣營5000-7000元。

而現在,成都ICL近視手術愛爾系醫院,價格3.3萬-3.7萬。

,是華廈、愛迪、普瑞、銀海為主眼科;華西ICL近視手術3-3.5萬,華廈一點。

行業內,成都ICL近視手術主刀專家,主要分兩大類:一是屈光專業醫生;二是內障專業醫生。

屈光專業醫生,他們只做激光類視手術。

激光近視手術角膜上做,屬於外眼手術。ICL近視手術需要進入到眼球,屬於內眼手術。外眼手術內眼手術,分屬領域,大部分醫生要麼會外眼手術,要麼會內眼手術,同時會兩類手術屈光專業醫生多,是眼科界寶貝,是各家機構搶着要人才。

內障專業醫生,主要做白內障手術,其次兼做ICL近視手術。

內障手術ICL近視手術像。只是,一個是晶體替換老化晶體,一個是額外植入一個人工晶體,手術有異曲同工之處,是改善患者視力。因此,很多醫院缺乏會做ICL近視手術屈光專業醫生情況下,讓內障醫生來做ICL近視手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