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內障滴眼藥水有效嗎】常見5問題 |錯誤迷思 |醫師解答 |

0 0
Read Time:3 Minute, 45 Second

十多年臨牀眼科工作中,黑龍江省醫促會眼視光眼管理分會常務委員、哈爾濱醫科大學醫學博士、江蘇省蘇州市區人民醫院眼科主任周丹教授在出門診時,經常有病人問他:“我這眼前雲山霧罩,看啥東西模模糊糊,是內障造成吧?”“治療內障非要開刀嗎?用點眼藥水能不能解決問題?”“換人工晶體是咋回事,手術困困難?”百姓疑問和,周丹博士醫學科學知識普及重要性、必要性,他每個月要抽空下鄉或深入社區進行義診,舉辦科普講堂,羣眾答疑解惑。

“內障像髮,很多人會得。”周丹博士通俗地解釋説,人老了,眼睛會“”。晶狀體,透明,罹患內障了,這是個不可避免和無法抗拒過程,和頭髮變是道理。有專家統計,我國6089歲人羣內障發病率80%,而90歲以上人羣內障發病率達90%以上。同時,一個不爭事實是,現如今眼睛老化是老年人“專利”了,內障年輕化現狀發,十幾歲孩子不能倖免。

而眼藥水什麼治不了內障?周丹博士打比方解釋説,內障是眼睛裏晶狀體“蛋白質變性”了,像煮熟蛋清透明。所以,滴眼劑藥物無濟於事,只能起到預防和控制內障發展進程目的,而發生白內障是沒辦法清除掉。現在市面上所謂能夠治癒內障眼藥水基本上有防腐劑,應用加重老年人本身存在乾眼症。唯一可行方法是置換人工晶狀體,像是換個“鏡頭”。科技飛速,這樣手術,安放人工晶體刀口,猶如“圓珠筆芯切口裏做文章”,因此什麼風險。

介紹了以上有關白內障基本常識後,周丹主任總結了如下幾個而忽視誤區問題,提請公眾注意和警惕。

每到時節,北方地區人們如“候鳥,成羣結隊,“南下海南、廣西、廣東、雲南地來貓冬,盡情感受海洋、沙灘、椰林美,享受饋贈。但周丹博士告誡説:太陽直射或海水反射紫外線,是內障危險“殺手”之一。這樣環境下,年齡暴露時間,得白內障概率,原因是紫外線會導致許多氧化反應,產生自由基,如皮膚上會沉積成色斑;而眼睛釀成白內障,引發黃斑部病變。

周丹博士進一步解釋説,生物組織吸收了太陽光,會發生光化學反應,形成活性氧,破壞脂質、蛋白質、DNA細胞成分。太陽照射眼內作用稱為“光學輻射”,包括來自紫外線波長、可見光波長、外線波長輻射。其中,紫外線輻射是光學輻射中能量部分,對眼睛損傷無形而。是海水對紫外線吸收,反射紫外線能力,這些反射紫外線一次照射到人體上,致使晶狀體受到,進而和白內障“不期而遇”。國內外大量研究證實,內障陽光照射是紫外線照射,有密切關係。

當前,大多數人有這樣錯誤認識,內障多見於中老年人,兒童和青少年沾不上邊兒。那麼青少年會得內障嗎?周丹博士給出的答案是肯定。有些孩子出生時有白內障,稱為先天性內障;有一些青少年眼睛受到物理或化學損傷、手術或炎症刺激,以及患有腫瘤、藥物中毒或全身代謝性和免疫性疾病,這些情況會破壞晶狀體組織結構,幹擾代謝,而致晶狀體,患上了白內障。

有一個不容忽視誘因是,於日常生活中長時間看電視、打電玩,夜裏躺牀上看手機,以往,不僅用眼過度使青少年視力下降,招惹上白內障,這一點科學家證實。周丹主任指出,暴露微波輻射晶狀體,其聚焦光束方面,作用力減弱,眼睛看到圖像模糊不清。當停止暴露這種環境後,受殃及晶狀體會逐復原。然而,微波輻射同時能誘使晶狀體組織內部生成泡沫,且會時間流逝而消失。而晶狀體泡沫是內障或永久性眼部損傷先兆。

此,周博士温馨提示:不論大人孩子,保持眼衞生,避免時間看電視、電腦或打電子遊戲,可以燈光背景下玩手機,過度眼後視力受到影響,嚴重者演變白內障患者,得償失了。

時下,一個不爭事實是,許多中老年人眼睛一,想認為是內障作祟。事實上,內障本身唯一症狀,是視力發生“滑坡”,並會伴隨其他種種表現。如果感覺眼睛有時,要考慮視、乾眼症之類可能,看醫生。

周丹教授介紹,視是目前眼科臨牀見一種疾病,主要有近距離工作不能,看東西過久,會產生眼及眼眶周圍疼痛、視物、眼睛乾及流淚狀況,嚴重者伴有頭痛、噁心、眩暈,眼科臨牀上視“眼睛綜合症”;其背後癥結多數是乾眼症、結膜炎、眼結石搗亂。

術後感覺顏色豔了,並非手術失敗,是現象

很多患者白內障手術後反映,感覺看東西特豔,有點發藍,很刺眼,擔心是不是手術出“故障”了。周丹博士指出,這些色差變化,屬於現象,擔心。

周丹解釋説,內障是有顏色,普通皮質性白內障為白色;核性白內障發黃,如黃色、黃色;嚴重者呈深褐色,過期內障可能為黑色。所以內障手術前,眼前於戴了一副“墨鏡”。而白內障手術相當於這副戴了很多年墨鏡摘了下來,換上了乾人工晶體。這一摘,大腦間不習慣了,對五彩繽紛世界感到陌生而刺眼。

根衞生福利部統計調查顯示,近十年來銀髮族罹患內障人數成長近50%,顯示半數銀髮族深受內障困擾,不僅影響生活品質及安全,有人因此中斷工作!是事技藝匠人們,因為出現老花、內障症狀,而放棄創作生涯,可惜!

65歲莊媽媽是一位具有丙級證照專業金工技師,幫客户打造及修理金飾時,需要視力支持,但這一年視力,是老花眼加重,忽視不理會。

莊媽媽表示:「因為眼前一層白茫茫看不清楚,修理金鍊子時無法正確燒準銜接點,得靠丈夫協助才能完成,嚴重影響工作品質。而她延續金工創造,需要遠、中、視力,因此選擇了飛秒內障屈光手術及多焦點人工晶體。」

為自己母親動手術龍潭大學眼科醫師莊雅容感慨表示,平時提醒病患重視自己視力問題,卻反而忽視母親視力狀況,能惡化前發現並處理,守住母親大半輩子努力經營金工技藝。她同時呼籲,若家中長者突然調高電視或燈光亮度、願外出或是出現畏光、複視狀況,或是半年內度數增加,可能是內障警訊,醫檢查。

大學眼科門診觀察,去年飛秒內障屈光手術年成長率50%以上,因為醫學科技,從健保給付單焦點球面人工水晶體,發展現今多焦點人工水晶體,有助改善看、中、近距離和夜間視力品質,可白內障、老花、散光及近視或遠視問題一併解決,而選擇老花多焦點晶體比率,提高,今年佔人工晶體總數50%,而新北市36.5%、桃園市26.3%及台北市25.9%,分佔全國前三名。

大學眼科總院林丕容説,坊間流傳滴眼藥水治療內障錯誤迷思,他提醒民眾,於內障是源於水晶體蛋白質變異,使用藥物或滴眼藥水治療只能延緩惡化程度,目前為止,手術搭配人工水晶體是治療方法。

  內障於很多老年朋友來説熟悉過了,內障發病率年齡增加而增高,嚴重影響着老年人生活質量,是不折不扣視力“殺手”。然而很多老人於內障沒有認識,誤信謠言,走入一些誤區,結果錯過治療時期後悔。

  67歲林伯三年前查出患有內障,一想到要眼睛裏動手術,林伯害怕:眼睛裏動刀安全嗎?滴眼藥水能治好!於是病情一拖再拖,直至最近突然眼疼,頭疼,噁心,到醫院接受檢查,檢查後發現於內障膨脹繼發青光眼!後,林伯做了內障青光眼聯合手術,但於青光眼發作導致視神萎縮,損失視力無法挽回,視力恢復到0.3。

  內障是於晶狀體蛋白質變性,造成光線進入眼內從而出現視力下降一種眼病。若想內障得到治療,需要讓晶狀體恢復透明,阻擋光線進入。然而目前沒有藥物能讓我們眼睛讓晶狀體蛋白質變得透明,因此藥物治療只能在程度上,延緩晶狀體蛋白質變性和衰竭,但無法治療內障。

  目前,能夠治療內障方法是進行白內障手術,晶狀體置換成透明人工晶體。

    這位81歲甘肅老人記得自己眼睛是哪天開始有毛病。開始,他覺得眼前好像蒙了一層霧,有時看不清報紙。

    接着,他雙眼地感到。張力全猜想,可能是前陣子陽光刺眼,或是電視看多了,可能是年參加民兵土雷試驗留下了病根。後來,他沒法老伴穿、看東西有重影、眼前會有黑點。

    張力全隱約覺得,自己得了內障,這種病他聽別人説過。他所在甘肅省平涼市莊浪縣徐城村,老人很多,縣裏來過家,免費大家做篩查。鄰居他推薦過一款眼貼,但他後選擇了買“莎普愛思”——上過電視,不到50元一盒。關鍵是有“鐵榔頭”郎平做擔保:莎普愛思,專治白內障。

    面市面上層出不窮治療內障眼藥水、眼膏、眼貼,北京同仁醫院眼科副主任盧海直言“感到費解”,他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目前沒有任何科學研究證明它們能夠治療或延緩白內障病情。”

    目前,國際上,通過手術治療內障是技術,成功率超過90%。中國,2013年數據,有47%眼病致盲是白內障導致,高居各原因首位。

    這藥要是有用,醫院什麼不用呢

    眼睛看不清有半年了,張力全才告訴兒子。他覺得影響做家務,影響和村裏老人拉家常,沒麻煩孩子。

    “電視上那麼多老人治好了。”他自己眼睛能靠滴眼藥水治。回憶起每次莎普愛思時候,張力全表示確感到眼睛“一些”。這種眼藥水他滴了幾個月,什麼效果,花了近2000元,買了鄰居推薦明目眼膏和治療儀。

    張力全視線——村裏樹是色和棕色色塊兒,過年春聯沒法自己寫了。他看不清電視機畫面,看不清老伴模樣。他估計,村裏和他情況類老人有10多個。

    “如果人壽命足夠,得白內障概率是100%。”盧海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看來,這是機體老化過程,什麼可怕,和皮膚褶皺、骨質變疏鬆、血液循環減緩是。

    他醫院碰到了時間眼藥水、藥膏病人。門診室裏,總有人問他某種藥能不能治白內障。“這藥要是有用,我們什麼不用呢?醫院不用藥,這不符合邏輯啊。”盧海總會一遍遍向病人強調。

    決定去醫院做手術前,家住武漢老易折騰4年多購買中藥和眼藥水。頭兩年,他迷信當地“連藥方”中醫診所,喝5個療程、每晚睡前700毫升中藥,每療程花費4000多元,並不見效。他開始去藥店購買眼藥水,每週花費50~70元。他前後花費四五萬元,每月工資6000元。

    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眼科主任醫師李燦也説,去他們門診看病病人90%用過莎普愛思。他們懷着希望待世界裏幾個月數年,到頭來是白白受苦。

    這樣“拖延”很讓富有彈性晶狀體“過”,發生水腫,不斷膨脹,像一顆過度充水水球,擠壓玻璃體,讓人整日眼睛疼痛。晶狀體病變程度變高,會增加治療風險,造成青光眼、葡萄膜炎併發症,視力造成可逆轉損傷。

    還是決定做手術,因為這些藥物沒有用

延伸閱讀…

白內障靠吃藥點藥水就會好?常見5問題,醫師解答

治療白內障眼藥水好使嗎?必須手術嗎?專家詳解有關 …

    老易知道手術療法,但他擔心手術風險——他天生右眼沒有視力,如果治療失敗了,自己什麼看見了。直到今年,他一檢查,發現“長滿了,要引起併發症”,左眼只剩下0.15視力。他看不清5米外人了,終於決定到醫院做手術。

    “儘管內障成因複雜,我們沒有完全弄清,但治療手段是。”盧海説。目前,世界公認療法通過手術病變晶狀體替換人造晶體,像機損壞鏡頭換成一樣。

    帶到醫院時,張力全黑色眼睛裏能看見白色、絨毛狀物質。這意味着病情發展到程度。內障早期需要儀器檢查才能確診。

    手術室裏走出來時,張力全有一種“騙”感覺:整個手術過程只花了不到20分鐘,需要住院,醫生告訴他第二天可以包眼睛布取下來了。

    盧海介紹,以前內障手術需要做切口,風險大。現在技術只需要1~2毫米切口,而且只用點幾滴麻藥,需要打,成功率。花費取決於人工晶體價格,對大多數人而言,四五千元足以治癒內障,有地方有政策補貼,1000元夠了。

    手術替換人工晶體是可以終生使用,復發概率。手術往往是併發症,或是眼睛其他部分有問題,例如眼底產生病變,或是糖尿病導致代謝。

    “我81歲了,想過能看得這麼。”張力全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説起時心情。他以前擔心手術安全,怕自己年紀了不能做手術。

    李燦分析説,老人普遍,比起醫生,他們相信電視上熟悉面孔,相信頻道“專家”。“但後,他們是決定來做手術,因為這些所謂藥物沒有用。”

    莎普愛思例,它上市時主要醫院推廣,但效果並。2004年,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准,莎普愛思轉為方藥物,加大了廣告投入。2016年莎普愛思公司財務報表,公司全年廣告支出高達2.6億元人民幣,而白內障相關藥物研發費用只有550萬元,廣告費零頭。

    絕大多數聲稱能治療內障藥物中,苄達賴氨酸是主要成分。它滴入眼睛時,會人帶來灼熱感和乾燥感。緩解這種,老易琢磨出一套自己滴眼流程:先滴治療內障眼藥水,然後滴潤滑、消炎,每種間隔10分鐘。

    這類藥物廣告往往宣稱能夠預防和治療內障,但目前只有在少數動物實驗中,苄達賴氨酸延緩白內障有作用。2015年一項研究發現了另一種能夠降低晶狀體透明度藥物,但狗眼睛起效。

    “藥物延緩白內障研究很多,但目前沒有任何研究證明有藥物人體有用。”盧海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他認為,老年型內障是人生命中一個階段。“像沒有藥物能讓人返童,這個過程是可逆。老人股骨頭死,換個關節好了,但可能靠吃藥讓骨頭回到18歲,什麼眼睛可以?”

    內障病因是多方面,人體老化,營養供給和血液循環受其影響。生命週期中受到陽光、紫外線、射線照射,飲食中缺乏維生素,是可能發病原因。寄希望於一種眼藥水解多種致病因素,逆轉變化,這盧海看來是天方夜譚。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致電莎普愛思訂購電話,接線員告知:“莎普愛思是一種輔助藥物,只能緩解症狀,預防白內障。但要痊癒,還是需要手術。”這和廣告中宣稱“專治白內障”有差距。

延伸閱讀…

白內障滴眼藥水就可治療?醫師:錯誤迷思! | 生活

白內障滴眼藥水就會好嗎?

    有醫生媒體笑稱,如果誰能研發出治療內障藥物,拿個諾貝爾獎問題。

    盧海坦言,一種新藥研發到進入醫院,需要I期、II期、III期試驗。接着要進入藥監局審批環節,補充很多材料,關嚴格,前後要消耗數年時間。

    12月2日,有媒體引述多名眼科醫生和權威文獻資料質疑莎普愛思滴眼液效果,莎普愛思公司股價週一開盤後,一度跌停,隨後拉昇,收跌3.33%。

    莎普愛思發佈公告稱,0.5%苄達賴氨酸滴眼液於上世紀90年代通過了臨牀試驗,是一種安全、抗白內障藥物。公司發佈視頻廣告內容藥品監督管理部門審核批准的相應廣告內容。

    有醫生質疑其“產品了III期臨牀試驗”説法,認為莎普愛思滴眼液臨牀試驗有效性標準上存在問題,缺乏有説服力客觀指標,應當現在國家藥物臨牀試驗標進行多中心III期臨牀試驗。

    今年5月,張力全眼睛看不清了。兒子推測,這可能是因為之前延誤治療導致了併發症,但張力全願兒子去市裏醫院。和村裏多數老人一樣,他希望縣裏派醫生來坐診。

    (應採訪對象要求,張力全化名)

    一年銷售額7.5億元眼藥水,沒能讓張力全看清老伴臉。

    這位81歲甘肅老人記得自己眼睛是哪天開始有毛病。開始,他覺得眼前好像蒙了一層霧,有時看不清報紙。

    接着,他雙眼地感到。張力全猜想,可能是前陣子陽光刺眼,或是電視看多了,可能是年參加民兵土雷試驗留下了病根。後來,他沒法老伴穿、看東西有重影、眼前會有黑點。

    張力全隱約覺得,自己得了內障,這種病他聽別人説過。他所在甘肅省平涼市莊浪縣徐城村,老人很多,縣裏來過家,免費大家做篩查。鄰居他推薦過一款眼貼,但他後選擇了買“莎普愛思”——上過電視,不到50元一盒。關鍵是有“鐵榔頭”郎平做擔保:莎普愛思,專治白內障。

    面市面上層出不窮治療內障眼藥水、眼膏、眼貼,北京同仁醫院眼科副主任盧海直言“感到費解”,他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目前沒有任何科學研究證明它們能夠治療或延緩白內障病情。”

    目前,國際上,通過手術治療內障是技術,成功率超過90%。中國,2013年數據,有47%眼病致盲是白內障導致,高居各原因首位。

    這藥要是有用,醫院什麼不用呢

    眼睛看不清有半年了,張力全才告訴兒子。他覺得影響做家務,影響和村裏老人拉家常,沒麻煩孩子。

    “電視上那麼多老人治好了。”他自己眼睛能靠滴眼藥水治。回憶起每次莎普愛思時候,張力全表示確感到眼睛“一些”。這種眼藥水他滴了幾個月,什麼效果,花了近2000元,買了鄰居推薦明目眼膏和治療儀。

    張力全視線——村裏樹是色和棕色色塊兒,過年春聯沒法自己寫了。他看不清電視機畫面,看不清老伴模樣。他估計,村裏和他情況類老人有10多個。

    “如果人壽命足夠,得白內障概率是100%。”盧海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他看來,這是機體老化過程,什麼可怕,和皮膚褶皺、骨質變疏鬆、血液循環減緩是。

    他醫院碰到了時間眼藥水、藥膏病人。門診室裏,總有人問他某種藥能不能治白內障。“這藥要是有用,我們什麼不用呢?醫院不用藥,這不符合邏輯啊。”盧海總會一遍遍向病人強調。

    決定去醫院做手術前,家住武漢老易折騰4年多購買中藥和眼藥水。頭兩年,他迷信當地“連藥方”中醫診所,喝5個療程、每晚睡前700毫升中藥,每療程花費4000多元,並不見效。他開始去藥店購買眼藥水,每週花費50~70元。他前後花費四五萬元,每月工資6000元。

    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眼科主任醫師李燦也説,去他們門診看病病人90%用過莎普愛思。他們懷着希望待世界裏幾個月數年,到頭來是白白受苦。

    這樣“拖延”很讓富有彈性晶狀體“過”,發生水腫,不斷膨脹,像一顆過度充水水球,擠壓玻璃體,讓人整日眼睛疼痛。晶狀體病變程度變高,會增加治療風險,造成青光眼、葡萄膜炎併發症,視力造成可逆轉損傷。

Happy
Happy
0 %
Sad
Sad
0 %
Excited
Excited
0 %
Sleepy
Sleepy
0 %
Angry
Angry
0 %
Surprise
Surprise
0 %